培养了亨利,足球移民就能救国足

图片 5

  世青赛:日本U17 VS 法国U17

对于克莱枫丹,相信很多球迷已经非常熟悉了,法国足球的成功与克莱枫丹青训营可以说是息息相关。外媒footballpink专栏作者Dave
Long就为我们介绍了这个了不起的青训营,以及它对世界足坛产生的巨大的带动作用。

2017年英格兰青少年国家队收获4冠1亚

  比赛时间:6月22日,04:00

图片 1

2017年可以称得上是英格兰足球丰收的一年,六项大赛5进决赛,夺得其中的4个冠军(土伦杯冠军、U19欧青赛冠军、U20世界杯冠军、U17世界杯冠军),成为全世界青年足球领域绝对的主角之一。英格兰也凭借这些荣誉,被人们誉为继法国、比利时之后,又一个人才井喷的国家队,而同法国、比利时相似的是,英格兰各支青少年国家队的成功,也有许多移民球员的影子。当这些国家不断收获成绩之时,一些人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国足能效仿这些欧洲传统豪强,引进移民球员扩充阵容实力,也就能迅速收获不错的成绩,甚至一跃成为世界足球强国。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合理,因为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复兴的背后,还有着比引进足球移民更重要的因素。

  法国几大青训营如梅斯、欧塞尔、圣伊天和图卢兹青训营,都为法国足球培养了多名球星,而名气最大的无疑是克莱枫丹青训营,克莱枫丹在建制上不同于欧洲其他的青训营。克莱枫丹不属于任何一家俱乐部,它的直系领导是法国足协。在过去的法国国家队阵中,亨利、阿内尔卡、萨哈、加拉、齐达内、西尔维斯特、萨尼奥尔都毕业于克莱枫丹,前国门库佩以及皮雷、马莱等前国脚也曾短期在克莱枫丹培训过。克莱枫丹常年为各级国字号球队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后备力量。法国U17不能被低估,他们的队员大都已经在法甲的青年梯队有着很好的训练。日本U17技术水准与欧美强队相差不算太大,不过就身体素质而言,法国U17要明显比日本U17强出很多,本战Sun
game开出法国U17让半一低水盘口,日本U17在与本组实力最弱的牙买加U17交战时,赢的相当艰难,法国U17则3比0酣畅淋漓战胜阿根廷U17,实力上两队相差不小,看好法国U17取得第二场比赛胜利。

曾经这里是一块无名之地,但现在它却成了法国队在1998年、2000年和2018年取得大赛成功的“奠基石”。这便是著名的克莱枫丹青训营,也是法国球星们摇篮。从这里走出的球星真的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大名鼎鼎的就有亨利、阿内尔卡、马图伊迪和如今风头正旺的姆巴佩。从1988年正式成立以来,克莱枫丹赢得了足球世界无数人的仰慕,直到现在,这里的“造血能力”也丝毫没有衰退的趋势。

“移民二代”博格巴的父亲30岁从几内亚来到法国

  推介;法国U17

将克莱枫丹打造成世界顶尖青训营的是前法国足协主席费尔南德-萨斯特雷。当时的萨斯特雷看到了德国队和意大利队在世界舞台上的成功,他觉得法国在这方面已经远远落后了他们的对手了。于是在1984年法国在本土赢得欧洲杯冠军仅仅一年后,克莱枫丹青训营的修建计划就正式开始了。那个时候,来到克莱枫丹的未来之星们必须是法国公民且年龄至少要达到13岁。筛选出的最优秀的球员会在复活节期间在克莱枫丹接受训练,而最终在所有参加者中,只有22人能够留下接受系统的训练和学习。

不可否认,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的崛起之路上,移民球员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喀麦隆裔的姆巴佩帮助法国U19夺得2016欧青赛冠军、几内亚裔的博格巴带领法国杀入欧洲杯决赛,比利时阵容也涌现出非洲裔的卢卡库、孔帕尼、费莱尼等绝对主力,英格兰青年队也在索兰克、布鲁斯特等别国后裔球员的带领下拿到多项冠军。不过虽然这些球员有些是其他国家的移民,有些是出生在当地的“移民二代”,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在所效力的国家接受足球青训的教育和培养之后,才有机会成为实力出众的球星。由此可见,吸引巨星胚苗移民固然起到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强大的青训系统,将这些潜力股培养成才。

  注:本推介源自网络,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

图片 2

在青训系统的建设上,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都选择从建设精英青训营开始。法国是其中最早建设国家级青训营的,法国足协旗下共有9个精英青训营,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巴黎区的克莱枫丹青训营。1982年法国足协买下了克莱枫丹的土地,1988年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亲自为这座青训营的竣工仪式剪裁,可见法国对精英青训营的重视。这座青训营为法国培养了齐达内、亨利、阿内尔卡等一大批才华横溢的法国球星,新晋金童奖得主姆巴佩也是从这座青训营开始接受足球培训,才逐步成长和成名的。除了这些举世闻名的巨星和新星,克莱枫丹还为各大法甲球队输送了大批青年俊彦。

  **小知识:单场投注,单场开奖SP值,单场合买**

这些被选中的“幸运儿们”会在周一到周五在克莱枫丹训练,周末他们也会训练,同时也会和家附近的一些俱乐部进行比赛。但在这里,足球并不是小球员们唯一要学习的东西。克莱枫丹会为球员们制定严格的学科课程标准,因为他们知道最终能进入职业足坛的还是少数,大多数孩子在足球之外还需要掌握其他技能来维持未来的生活。至于住宿费、文化课和足球培训方面的费用也都是由法国足协方面承担,这确保了那些来自工人阶级的孩子们也能够得到足够的机会来在球场上闪耀。

圣乔治公园训练基地具备顶级的训练和医疗设施

克莱枫丹的训练标准是相当高的,球员在这里要尽量在技术上得到正确的指引。教练们非常看重对球员们灵活性的培养,他们会鼓励球员多使用非擅长脚处理球并主动进行身体对抗,并且也非常关注球员们心理方面的测试和成长。此外,球员在比赛中对比赛形势的阅读能力也是不可忽视的,而通过战术方面的训练,球员们可以在具备出色技术的同时也有足够的足球智慧。

英格兰在见证了法国在1998年世界杯的成功后,也开始了加大青训投入的“EPPP计划”(The
Elite Player Performance Plan
精英球员养成计划),并着手建设了自己的青训摇篮——圣乔治公园训练基地。这座青训基地耗资高达1亿英镑,具备最顶级的训练设施和医疗资源。这座训练基地建有11块室外训练球场(其中的5块场地配备灯光照明和地热系统)、一个室内人工草皮训练场地和一座大型医疗恢复中心。这些设施也让英格兰的青年才俊们接受到最好的训练和医疗条件。比利时也同样拥有类似的精英青训营,培育出默滕斯、米尼奥莱、维特赛尔这样的红星。

事实上,从1988年成立到现在的30年间,克莱枫丹对年轻球员的培养理念一直都没有发生过变化。即使到了现在,速度和力量仍不意味着一切,如果一名球员的技术出色且阅读比赛的能力突出,那么他将有更大的可能被这里所接受。这种态度其实在很多国家你都能看得到,其中也包括英格兰。

这些精英青训营的建立,让法国、英格兰、比利时可以把最好的青训资源集中起来,对天赋出众的青少年巨星胚苗进行重点培养,充分挖掘姆巴佩、默滕斯们的潜力,提高了青训球员的成材率,也让这些新星在生涯初期就能接受相似的足球理念和足球训练,给未来他们之间形成配合和默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图片 3

英格兰U17的移民球员们在圣乔治基地获得成长

有趣的是,从克莱枫丹走出的众多球员里,有不少在日后都选择了为其他国家踢球。比如格雷罗就代表葡萄牙队在2016年欧洲杯决赛上与法国队对抗;佩尔基则选择为波兰队效力;贝纳蒂亚成了摩洛哥的队长;塞巴斯蒂安-巴松则为喀麦隆参加了2010年的世界杯。当然,在法国队夺得2018年世界杯冠军的队伍中,也有克莱枫丹出品,比如格列兹曼和坎特。除此之外,亨利、阿内尔卡、威廉-加拉、帕耶、本-阿尔法和路易斯-萨哈也都是克莱枫丹走出的优秀球员。

除了建设青训基地直接培养优秀青年球员,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也在培育更多青训教练的方向上投入大量精力。英足总在启动圣乔治公园改革的同时,也开启了青年教练培训项目的实施,各级别的英格兰俱乐部的教练都可以参加这个项目。这一项目中的一名教练讲师理查德-霍纳曾在接受采访时称:“教练的水平越高,球员的能力才能越强,这是自然而然的。过去常常发生这样的事:一名教练考取证书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提供给教练们一个可以长久沟通的机会,让他们不断学习和进步。我们要召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教练,他们可以跨越年龄层面的限制,去培养球员,让他们受到良好教育。”

虽然克莱枫丹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你同样会发现它的地位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和英格兰的丽乐索(Lilleshall)一样,克莱枫丹在纳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也会遇到国内其他俱乐部的竞争。比如马夏尔,他曾在克莱枫丹试训,但不久后就被里昂的教练带走。再比如瓦拉内,2011年他在克莱枫丹试训期间表现让人印象深刻,也吸引了包括曼联在内的豪门球队的兴趣,最终在那一年,瓦拉内和皇马签约。

法国和比利时也有类似的青训教练培育计划。比利时耗资500万欧元在蒂比兹建设足球中心,其中一项重要的功能就是培育青训教练。据悉,自从开设了这项青训教练培训计划,比利时初级教练报名人数的提升超过10倍。这些国家通过培育大量青训教练,覆盖了大部分地区的青少年足球人口,为青少年球员打下良好足球基础做出了卓越贡献。

图片 4

英格兰青训的成功已经帮助英格兰青少年国家队收获大量荣誉

但事实上克莱枫丹依然有很多仰慕者,比如英足总为了打造自己的青训营,曾在2000年前往克莱枫丹参观以学习经验。而在多年的规划之后,圣乔治公园应运而生。这座训练基地耗资1.05亿英镑,面积140公顷,包含了12块符合世界级比赛标准的球场,其中一块场地的尺寸更是和温布利球场一模一样。此外,这座训练基地也配有运动科学实验室、水疗室以及视频录像分析设备。2017年,英格兰U17和U20成为世界冠军,U19也拿到了欧洲杯的冠军,这些成就都和圣乔治公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同样也在不断改进自己的青训理念。这其中就以比利时的发展历程最为典型。提到比利时足球的复兴,就不得不提起前比利时足协总监迈克尔-萨伯伦,2006年时他曾走访法国、德国等足球强国,学习到这些国家先进的足球经验,随后就制定了一本青训教练教材,明确要求比利时各青训队都改踢4-3-3阵型,并鼓励青少年球员们练习、使用1对1突破技术。同时,在研究了超过1500场青少年梯队比赛的录像后,萨伯伦还发掘出过于重视成绩对青少年球员成长的负面作用,于是他又推动U7(7岁以下)和U9(9岁以下)联赛不设立积分榜的改革,还规定球员进入高一级年龄组的国家队后,就不能为低年龄组的国家队出战的规定。这些改革一方面保持了青少年球员技战术的统一,另一方面也削弱了青少年球员的竞争度,让更多有潜力的球员可以获得闪光的机会。正是因为这些青训理念的转变,比利时足球才迎来了新一轮的人才井喷,阿扎尔、卢卡库、费莱尼等球员才能不断涌现出来。

对于英格兰足球的未来,外界普遍持乐观态度,这一方面是因为圣乔治公园球场的基础设施还在不断地提高和完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目前英格兰联赛大笔的资金投入。外籍教练团队加入英超给英格兰足球带来了很多积极的影响,这一点你只需要从菲尔-福登在瓜迪奥拉手下的成长速度就能够看得出来。也许英格兰在造星能力方面还落后于法国,但他们在这方面的成长是有目共睹的。不得不说,克莱枫丹是一种灵感和启发,也正是在它的影响下,圣乔治公园才能取得如今的成功和影响力。

其实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强盛的道路上,还有更多因素发挥着作用,但整体上,青训人才的集中、青训设施的建设、青训教练的广泛培养和青训理念的不断发展,就是其中最关键的几大因素。正是依靠这些需要通过长期努力和建设才能收获成效的举措,这些欧洲足球强国才能不断有所斩获。而我们在企盼中国足球兴盛、辉煌之时,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一些急功近利的想法,更多地着眼于建设青训这样更加基础、意义更深远的问题呢?

图片 5

(长歌)

法国足协与法甲的融洽关系让德尚也尝到了甜头,要知道他率领的这支夺得2018年世界杯冠军的球队的平均年龄是赛事第二低的。而诸如马夏尔、本泽马、拉卡泽特、金斯利-科曼和拉波尔特等天才球员甚至没有入选球队的大名单。

姆巴佩则是克莱枫丹最近一次成功的典型范例。2013年,15岁的姆巴佩从当地的一支名叫AS
Bondy的球队加盟摩纳哥,仅仅四年后,他就完成了自己在法国成年队的首秀。他在俄罗斯世界杯上的表现让人惊艳,也让克莱枫丹的年轻人们找到了前进的信心和动力。也许这支法国队的整体实力尚不及1998年和2000年的那支队伍,但别忘了他们可是俄罗斯世界杯上平均年龄第二低的球队。这意味着未来的几届大赛他们仍将并肩作战且仍有提高空间,更可怕的是法国的下一代球员也已经在跃跃欲试了……

可以说克莱枫丹是法国队的心脏,他在源源不断地为法国队输送足球人才,帮助高卢雄鸡征服着世界足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